「冰雪传奇诛神令」4399诛仙封神传

时间:2022-10-20 06:59:59来源:五夜游戏解说 阅读:29

导读:谁让我是这天地间第一位掌管冰雪的女神。澜夕那个狗东西,下手可真重呀!世人皆知海妖是美人鱼,上身是美女,坦胸露乳。有古书也把他们混称为鲛人,食之益寿,不过鲮鱼一族皆为男体,当成年之后,皆上岸与妇人交。我看他受伤的尾巴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,耷拉在地上。琦琦扑在我的腿上,蹭了我一裤子的血污。

冰雪传奇诛神令

我是苍梧神君,在千余年前,与魔君澜夕在天之巅大战,为了六道苍生,与魔君同归于尽。

澜夕形神俱 灭,而我也坐化莲台,只留一点元神,晃晃悠悠的来到九寒莲池 ,附在金莲 身上修行。

待两千年过后,我好不容易重聚齐了三花,化做仙身,才发现,我他喵好像被冒名顶替了。她不但坐了我的上仙之位,而且她还睡我的男人打我的娃,反了天了!

老娘好歹是上古第一战神,这脸还要不要得了……

九寒莲池有多 冷,我只能告诉你,老冷了!是罡风刮骨的感觉,“嗖嗖”的,仿佛连灵魂都要被冻结,可偏偏于我有益啊!

谁让我是这天地间第一位掌管冰雪的女神。

澜夕那个狗东西,下手可真重呀!亏他十四万岁时还曾经巴巴 的跑到神族,说心仪于我。结果这下手是一点都没有留情呀!

一记“诛神诀”,把我的元神都轰散了,只留灵台一点清明,附在了金莲之上,足足孕养了两千年,才重新涅盘了仙体。

那一日,九重天上,风云变色,一道淡紫色的炸雷,劈开了这极西之地的天空, 九寒莲池跟开锅了一样,蒸腾起来。

一团金雾逐渐凝了一个实体后,我伸了个懒腰,“唉!本君这一睡便是两千年……”

我是苍梧,九重天唯一的一位女仙君,神族的战力之神,如今重修上神之位,又化做了一个十六七的少女模样,走在了这九重天心中自是百感交集,因为原本供奉于我的殿宇,我发现,如今怎么都换了主人?

这女子看上去与我还是有几分相似的,不过赤眉红发,给人一种妖异之感,神位上四个大字,“顺德仙君。”

“哦靠!还算是鸠占雀巢吗?可如今雀还未死,你都不问问我,礼貌吗!”

我匆忙驾云回了我的东仪殿,在大门口,隐约听见了一阵抽噎,“何人”?

在东仪殿的门口华裱柱的后头,磨磨蹭蹭的挪出了一个矮小小的身影,是小鲮鱼。

世人皆知海妖是美人鱼,上身是美女,坦胸露乳。却显少人知南海中有鲮鱼一族,亦人面鱼身。有手有足,声如小儿。

有古书也把他们混称为鲛人,食之益寿,不过鲮鱼一族皆为男体,当成年之后,皆上岸与妇人交。

不过鲮鱼一族想成年是极难,必须积累千年不断的月华,也不过是长成一个黄口稚儿。

眼前这小东西,正是我从前在东仪殿中养的宠物,名曰琦琦。

琦琦缓慢的向我爬来,睁开朦胧的大眼睛,“是主淫吗”?

我轻轻抬起来,五指成拳,照他脑门就是一下,“咣当”。都两千年了,无有长进也就罢了,怎么还是个大舌头?

“主淫,就是这个调调,您可想死琦琦了!两千年了,您怎么才回来呀?咱们东仪殿中有妖怪!”

我看他受伤的尾巴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,耷拉在地上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主淫,您是不知道。自从您在古战场消失不久,鸿光上神便推算出您已转世投胎,不知在哪淘弄来一个顺德仙君继承了这若大的东仪殿。

她如今俨然成为了继您之后这四海八荒的第二位女仙君了!昨个她非说要炼什么神兵,就剁了琦琦的后尾,抽出了尾骨、老疼老疼的了!”

琦琦扑在我的腿上,蹭了我一裤子的血污。鲮鱼的血渍极腥臭,“净身咒”都洗不净,气得我脑门突突直跳。

这是欺负家里没大人了,我抽出了自己胎带的神兵巨阙。

这可是上古神兵,能随我心意瞬间暴长成一把四千余斤的巨剑。明眼人一看我的招牌就知道,苍梧仙君“又回来了!

在我一脚把那个狗屁仙君踹下神座时,那妖妇正在欣赏一只由琦琦尾骨炼化成的九节鞭。白森森的还缠着电光,还没想到鲮鱼还有这个属性?

不过这对我有个屁用,我一挥巨阙,迎风暴长,被我当成棍子使,当头就朝那妖妇脑袋上砸了下去。她也算反应机敏了,原地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,声音吓得都发颤了,“你是何人”?

我一指自己的鼻尖,连我是何人都不知道就敢出现在这里?更生气了,连巨阙都气出幻影来了,一个三连砸,她差点成为肉糜!

顺德仙君吐了一大口血,黢黑黢黑的,腥臭,还把白玉地板腐蚀出了窟窿。

我一皱眉,“魔血”?

“苍梧不可!”

我戏谑的看着来人,刚才一进大殿琦琦就告诉我了。眼前的这个妖妇不但顶替了我的神位,而且早在六百年前,她还风光大嫁,与鸿光上神成为了一对仙侣。

这来人正是鸿光,原本与我都是昆仓孕养出的仙胎,我们相依相伴了数千万年。

结果我刚休了两千年的病假,这贱男人转身就另娶他人了,还是这么个货色!

“是你允她睡我的仙宫打我的娃?”

我的长发无风自动,周身部满了凛冽的刮骨罡风。没办法,我是冰雪之神,发怒必定就会引动天象。连周围之的吃瓜神仙,跑的慢了,也会被冻成了冰雕。

鸿光皱了皱眉,“苍梧莫要胡闹,她便也是你”!

我冷笑一声,是打哑迷吗?可是他似乎忘记了,我狠起来可是连自己都敢杀的人。

巨阙向前一探,被鸿光的碧江剑挡住。

那个妖妇捂着胸口,躲在鸿光身后竟然得意的狂笑起来。

“苍梧,你当真忘记了吗?那时你方才两万岁,斩三尸虫成就上神之位。结果你却发现自己根基不稳,动心荡神,生了心魔。后来你不得已去了蓬莱之边闭死关,断七情绝六欲。吾便是你斩下的心魔呀!所以鸿光上神说的是极对的,我亦是你,杀不得!”

“是吗?”

我举着体型庞大的巨阙,邪魅一笑。还心魔所化,说穿了不过是我斩下的一条尸虫罢了,还真是会过度包装自己呢!

三尸虫,又叫三尸神。上尸好华饰,中尸好滋味,下尸好淫欲。她如此着急的与鸿光成亲,看来本体定是下尸虫无疑了!

“鸿光,她与我当真像吗?

我五指并扰,化做无形钢刀。

“苍梧,你们本为一体。只有相合一体,才是一个完整的神格,否则必遭天谴!”

我轻笑,“你舍不得她便直说呗!既然你如此深情,那替她可好!”

一截晶莹剔透的剑尖透胸而出,鸿光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。

“来,介绍一下,其实这才是我的本命神兵罹难。你荣幸不?当年我杀澜夕的时候我都没有舍得动用它。

其实我早就厌烦这个自以为是的狗男人了,总是想让我成长为他喜欢的样子。

可他忘记了,我是苍梧神君,这四海八荒的第一位女神君,成就正道的年限比他还早了六千年,岂是他一个后辈就能摆布的?

鸿光挣扎了半天,最后还是艰难的倒下了.这我不由想起了当初父神的话,他让我不要轻易使用罹难。因为这把剑太过歹毒,会连对方的元神也搅碎,不留余地,会折损我的福报。

那顺德仙若跟疯了一样,抱着鸿光的仙体状若疯颠。

“你这狼心狗肺的女人,若不是鸿光为你日夜祝祷,念咒招魂。又一片一片的把你

破损的灵识粘好,你又岂能复原的这么快?那可是三万六千片呀!碎的像渣一样,是他踏遍千山万水,辛辛苦苦的寻回来的,你竟敢杀他!”

我挑了挑眉毛,“”然后呢!再与你融合,成为他所期待的那个人吗?”

顺德仙君一愣,“那不好吗?”

“我呸!好个屁,你是被控制狂,我可不是。鸿光根本就不是喜欢我,而是喜欢征服仙界第一战神——苍梧仙君的快感罢了。”

就在此时,鸿光上神的尸身上冒出了一缕黑气。

“这是何物?”

我五指并拢一吸,握在手中,怎么如此的熟悉。

顺德仙君莫名的就紧张起来,“你还我!”

我冷哼一声,“有种你来抢呀!”

我顺手就设下六丈光牢,困她在内,放出心头的三味真火就试图炼化黑雾。

“别、别、苍梧,是我呀!千万别烧,这可是我最后的一点灵识了,再烧就真啥也不剩了!”

竟然是澜夕这狗东西,我说鸿光一个堂堂的仙族后裔,怎么行事如此偏激,胆敢动歪脑筋,想给我炼魂。从前可未见他有如此大的狗胆,原来是澜夕的残识在作怪,附在了他的原神上。

“说吧,要不然便让你也尝一尝这罹难的滋味,反正现在剑还热乎着”。

黑雾仿佛有声命似的,看了看犹在滴血的仙剑,杀气弥漫,还吓得扭曲了一下。

这女人是真心的狠,还是曾经订过亲的男人,说宰就给宰了,真是一点情面都没给留呀!

“我说,我说,那次咱们大战之后,我的灵识就有幸逃出去了一块,跌落在仙界。就刚好被这冒牌仙君捡到了,那时她一门心思的要嫁给鸿光。

我在她身上隐约嗅到了你的味道,寻思着从前你不是拒绝过我吗?这鸿光又与你是有婚约,就想着给你添点堵。就蛊惑了她,让她趁着鸿光思念你,灵台放空之际把我放了进去………

我笑得灿烂,催动咒语,六丈光牢瞬间启动,顺德仙君的血肉片片而飞,她哀嚎不断,是活剐。

我看着等时间差不多,又向她施了一个“还生咒语”,她便恢复如初,之后就又是一个新的轮回。

“苍梧你不得好死,有种你就杀了我吧!”

“哪里!哪里!”

我谦虚的又输给顺德一缕生机,可千万别折腾死了,我还要玩很久的。

澜夕的神识都要吓碎了,神族个个都是风清云朗的君子,怎么就偏偏生出了我这么一个异类,不但噬杀而且残暴。

“苍梧,别杀我,我有用,有大大的用处“!

我不耐烦的收了三味真火,“有屁快放,否则就把你放在弱水里泡着,一亿万年。”

接着,我就见黑雾扭曲了一会,化成了一个寸许的小人,一张嘴,从口中吐出了一个透明珠子。

我细细打量那珠子,中间孕育了一个光着屁股的婴孩,五观眉眼,赫然就是缩小了的鸿光。

“还真有点意思!”

澜夕人见我感兴趣,就赶紧双手谦卑的递了过来 。

“放下,擦干净再递过来,全是你的口水。”

可能是我声音大了,给澜夕吓一哆嗦。他都穷的只剩下灵识了,哪里还有口水?

不过见罹难闪着寒光,剑锋正对着他,还是乖巧的把珠子在身上蹭了蹭。

“这是鸿光的本源,我原本打算先吞了,然后再慢慢消化的。现如今还给你,也算两清了吧!”

我接过来,冷笑一声“两清?还差一点吧!”

澜夕刚想跑,不过晚了,被我一口吸进肚子里。

”苍梧,这炼魂可是邪术,你是上神呀你可是上神……”

我满意的打了个饱嗝,拍了拍肚子。就说我俩不合适,澜夕根本就不了解我。这话说的,真好像头一天认识我一样。

我酝酿了半天,在琦琦期待的目光下,从嘴里逼出了一个光球。想了想,一分两半,一半给琦琦,一半给了还在光屁股的鸿光。

小鸿光得了澜夕的力量,瞬间就破珠而出,迎风便长,没一会儿就长得与琦琦一般大了。

“你是谁!”

小鸿光揉了揉眼睛,胖胖的脸颊,样子简直萌爆了!

我点了点他的额头,“我便是你的师尊,从今日你就拜入我东仪宫的门下,法名鸿光。”

“是,徒儿遵命!”

我满意的点了点头,还没来的及得意,不想那顺德是真的聒噪。

“鸿光救我,夫君救我!”

“师傅,那边血肉横飞的是哪个?为何唤我夫君,着实吓人……”

“她啊!她就是你成仙路上的幻象!”

我双手一握,顺德便化成了一场血雾。所有在场的神仙们都吓得一缩脖子。

“恭贺苍梧神君喜提爱徒一名!”

一千年后,东仪宫。

这澜夕的本源力量还真是好用,鸿光只一千年就得了正果,成为了一个金仙之身。琦琦也重新长回了鱼尾,还发生变异,晋级成了鲮鱼王,下南海去统帅他的三千水族去了。

而今只留我一人,在东仪宫里每日潇潇洒洒,只吃酒赏花便好,真是好不自在。

可是突然有一天,无缘无故的,我心爱的碧玉盏突然就裂成两半,我的眼皮直抽筋,不好,天象有异。

还没等我来的及闪人,就听到自己的爱徒幽幽的说,“师傅,我刚才被天雷给劈了,怎么好像想起点东西呢!苍梧……”

4399诛仙封神传

幻域世界,黑暗血狱!

叶枫顿时有些蒙圈,圣天使吗?

可她现在的名字不是叫血天使吗?一个“圣”字跟“血”字的区别,这其间的变化显然令人心酸啊!

“那时的她受万民敬仰……”

苍老的声音继续道:“她是那般的圣洁,那般的高高在上,那般的不食人间烟火……”

叶枫有些好奇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“后来,小珈蓝爱上了一个凡尘男子!她为了他,甘愿放弃一切,化身为最平凡无实的少女……”

“可惜,天不遂人愿……”

“就在她回去找大祭司希望舍去一身圣光之力的那个晚上,她深爱的男子被活活烧死了。”

“而下手的,是她曾经为之祈祷的也是深爱着她的万千民众!”

“小珈蓝为此伤心欲绝,一方是她深爱的人,一方是深爱她的人,她无从抉择,最终选择了自我了断!”

叶枫猛地一怔:“她……她自尽了?”

“她确实是要自尽的,结果千不该万不该,在她去求大祭司时,无意中听到了大祭司间的一段对话。”

“原来,这一切都是大祭司一手安排的!”

“因为珈蓝是当时整个帝国最具天赋且拥有最至高无上圣光之力的人。她坠入爱河,甚至甘愿舍弃一身的圣光之力,这是帝国王权所不允许的!”

“就在那个晚上,大祭司授意,让民众将她的爱人活活烧死……”

“正所谓一念成仁,一念成魔!当心中的执念化为满腔的怨愤时,小珈蓝以杀入魔,昔日至高无上的圣光之力让她成为了最具杀戮与邪恶的血天使,成为了魔界四大使者之首。”

“那一晚,星辰破碎,山河无光,血天使·珈蓝成为了笼罩在众人心中散之不去的阴云。”

“一晃……就是近百年……”

“后来,人族大祭司布下诛神大阵,本意将血天使·珈蓝诛灭,不想血天使·珈蓝的身上突然散发出一道强烈的护体圣光,他们根本伤她不得,不得已只好将血天使·珈蓝封印。”

叶枫听得一阵发愣,问道:“那我现在把她放了出来,会怎样?”

「冰雪传奇诛神令」4399诛仙封神传

“一千年的封印,血天使·珈蓝的力量已经被削弱,短时间内是肯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的,但当她的力量一旦恢复……一切就不好说了。”

“而且……”

苍老的声音在此猛地一顿,停了足有半分钟,才继续道:“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救出魔界之王的!”

叶枫不禁吓了一跳:“魔界之王?”

他记得,在《幻域》的游戏资料中就有提及。说的是千年前,魔界之王率领魔族大军进攻古魔法大陆的事。

那场战争一直持续了近百年……

到最后,魔族大军被击溃。但魔界之王却并没有被杀死,而是被封印在了帝都郊外的镇魔塔中。

“魔界之王一旦出现,整个世界将沦为地狱!”

苍老声音猛然间凝重了不少,叹息道:“那一战,也是我这一生之中唯一败过的一战!”

叶枫心下一紧:“你也打不过魔界之王?”

苍老声音呵呵一笑:“如果能将【修罗】提升到终极形态,或许就能跟魔界之王一较高下了。”

“呃!”

叶枫有些无语,这事还真不好说,转了角度道:“那就再将魔界之王封印一次好了!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!”

苍老声音直接一桶冷水浇熄了叶枫心中的想法,无奈道:“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将他封印!”

叶枫骇然道:“那一千年前是谁封印了他?”

苍老声音道:“任谁都不行!千年前,幸运女神、冰雪女神和智慧女神,也是以舍弃一身修为神力为代价,合三神之力,才最终将魔界之王封入镇魔塔。但她们也因此而陨落了。”

叶枫不觉心头一跳:幸运女神,冰雪女神和智慧女神?

不会这么巧吧?

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身上的【幸运女神的眷顾】,还有苏璃身上的【冰雪女神的希冀】……

照此说来,岂不是还应该存在一个【智慧女神的XX】?

千年前,为了封印魔界之王,三大女神陨落了。但也留下了凝聚着她们神力的三个挂坠。

这貌似比较说的通呢!

可问题是,这跟金色的游戏手环又有什么关系?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就说明还应该有第三个金色手环的存在。

更离谱的是,一方是游戏中的事,一方是现实中的事……

这两者之间,怎么看也不应该有所牵连的呀!至少在叶枫的认知中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他愣了半响,凝重道:“那该怎么办?”

“这是宿命,没有人能改变宿命!”苍老的声音顿了片刻,继续道:“看来,我们的相遇也并非偶然啊!”

叶枫不解道: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一千三百年前,我以杀入修罗道,弑杀成性,残害生灵无数,终于在一天大彻大悟,将自己囚禁在这黑暗血狱,并一天天分解着自己的力量,到现在,我其实只是一缕残魂了。”

叶枫顿悟道:“你是说,你马上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?”

“是的!我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能将力量传承下去。但我又不敢,所以才选择了黑暗血狱,因为这里……一千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!”

“其实,从一开始,我就在探查你的一切!”

叶枫微微苦笑,探查吗?不会是像侦查术那样的能力,让后把自己的一身属性给探查出来吧?

“你的内心看似纯洁……”

“不过,在你的内心深处,同样有着噬血与残酷!而且,你的身上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,只是无法挖掘出来而已。”

叶枫听得目瞪口呆,看似纯洁?却又隐藏着噬血与残酷?

不知怎么的,叶枫对这几句话突然感到无比的亲切,好像这就是自己的真实写照一般。

二十三年来的种种,不禁闪过了脑海!

“啵!”

一声细不可察的轻微波动声,在虚无的空间中突然荡开,苍老的声音突然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。

足足有一分多钟……

叶枫猛地抬头,额头上不知何时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耳旁忽的再次响起了那个声音道:“年轻人,你是否愿意继承我的力量,成为新的弑魂者呢?”

“新的弑魂者?”

叶枫喃喃自语,就在刚才,他似乎从虚无中看到了些什么,脑海里一时间也混乱得厉害。

只有三个字回荡而起:“我-愿-意!”

以上就是关于「冰雪传奇诛神令」4399诛仙封神传的全部内容,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。更多精彩的游戏攻略、玩家交流、抽奖活动;敬请关注,你值得拥有的电脑玩手游的神兵利器~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