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宝石有缘经典传奇」经典传奇宝石村

时间:2022-09-16 18:13:29来源:纯甄传奇 阅读:68

导读:此少女名唤杜春娘,是湖南知县杜其明的千金,她年值十八,正是芳心可可之时,上个月,她到普救寺上香,遭一班山贼掳劫,幸得一青年张才君舍身搭救,方可脱险。她见救命恩人张才君一表人才,侠义心肠,早已芳心暗许,而张才君亦对杜春娘一见倾情,如此几番来往,两人感情越见深厚。

宝石有缘经典传奇

兰房寂寂,烛影摇曳,一美貌少女正端坐帏前,静心修书。此少女名唤杜春娘,是湖南知县杜其明的千金,她年值十八,正是芳心可可之时,上个月,她到普救寺上香,遭一班山贼掳劫,幸得一青年张才君舍身搭救,方可脱险。她见救命恩人张才君一表人才,侠义心肠,早已芳心暗许,而张才君亦对杜春娘一见倾情,如此几番来往,两人感情越见深厚。

正是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杜春娘被父母看得严,无法时时出门与张才君相会,牵挂之情与日俱增。今宵恰逢十五月圆,她见月圆人不聚,心中感慨,遂取来笔墨,要修书一封,一吐相思之苦。待月上枝头之时,书信好歹写成,她小心翼翼将其装入红笺,便交由侍女红鹃带给张才君,并让她传言,约张才君明日到百里亭一聚。

良久,红鹃回到府中,杜春娘见她脸色沉郁,心中不禁咯噔一下,她追问之下,红鹃方吞吞吐吐道:“小姐,张公子说他不……不会来了,你写给他的信他也不收,我只……只好带了回来……”

「宝石有缘经典传奇」经典传奇宝石村

杜春娘听后一怔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他说了什么?”红鹃答道:“他说自己穷困潦倒,根本配不上小姐。还说以后不要再往来了……”

杜春娘一凛,痴痴道:“他真的这么说?难道他不明白我的心?我从来不会嫌贫爱富,我看重的是他本人,他这么说,不教人伤透心么?”

红鹃见杜春娘痛苦之状,道:“张公子根本就是始乱终弃、借故推搪,他这种人负心薄幸,不值得小姐为他牵肠挂肚,以致容颜憔悴……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杜春娘打断她话头道,“他不是那种人,从那天他救我起,我就知道他重情重义,他今日让你带回如此绝情寡义的话,一定是有他的苦衷,我要亲自去问他!”

她说完就朝外走,红鹃一把拉住她道:“小姐,你还是忘了他吧!为这种人付出真心,不值得!”杜春娘说:“不,我不问清楚他,绝不死心。”她欲挣脱红鹃之手出去,红鹃一急道:“小姐,你要找他,也只能在怡红院找到他了。”

杜春娘听了深深一颤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时间竟有昏头转向之感。红鹃道:“小姐,我刚才也是在找到他时,看到他跟一女子搂抱着,简直是不堪入目……本不该向小姐你说这个,但我怕小姐会吃亏……他为人轻佻风流,寻花问柳,他不配有真爱,不配与小姐来往!他以前对小姐的海誓山盟,压根儿就是臭男人的把戏,负心人的花言巧语!”

杜春娘颤抖一下,刹时间目光黯然、容颜失色,忆及与张才君相处的短暂而快活的日子,此刻眼看化为云烟,心中痛楚、辛酸不言而喻,她如此泪眼婆娑、迷迷茫茫过了一夜,次日清晨,不待家人、侍从醒来,悄悄一人摸出家门,直往普救寺而去,准备落发为尼,断绝情欲之事,潜心向佛。

到了普救寺,她向住持道明来意,住持见她为情所伤,尘根未断,不肯为她落发。杜春娘百般哀求,保证潜心佛事,不再招惹尘世俗事,住持虽有些心软,但只许她暂时带发修行,待日后她心平气和,再无凡事羁绊,再替她削发为尼,拜入佛门,免得她徒作冤孽,玷污神佛,落入万劫不复之境。

话分两头,且说张才君断然拒绝与杜春娘来往,是情非得已、迫于无奈。原来,张才君自幼丧父丧母,与祖母和大姐相依为命,靠扎灯笼为生,日子过得清贫淡寡。那次他到普救寺捐赠灯油钱,恰好遇到杜春娘遭受山贼劫难,侠义相救,其实他对杜春娘早已爱意绵绵、痴心尽献。无奈杜春娘父母嫌弃张才君出身低微、家徒四壁,虽曾对外许诺将女儿嫁给救她之人,但事过境迁,实在不愿将女儿嫁给一个寒酸之人,故过河拆桥,屡屡阻止张才君与杜春娘来往,并当众悔婚。张才君后又得大姐在侧指点,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,自己两袖清风,无法养得起娇生惯养的杜春娘,于是忍痛挥剑断情,以免日后累人累己。他知道杜春娘对自己情深爱重,故将计就计、假戏真作,在红鹃来送信之时,溜到怡红院装作与青楼女子鬼混,放荡不羁,断然要使杜春娘对自己死心。

然他终究是多情种子,情根深重,怎能说断就断?一连几日下来,他饭茶不思、闷闷不乐,常常长吁短叹,难以排遣!这日,他心力交瘁之际,又到酒馆喝酒,无奈酒入愁肠愁更愁,杯杯清酒苦饮入肚,落得的只是叹声连连。这时,一个衣衫褴褛、蓬头垢面的老者走到他桌旁,俯身去嗅那酒坛散发的香气,张才君笑笑问道:“老伯伯你喜欢饮酒?”

那老者点了点头,呵呵笑道:“只能想不能饮,没瘾!”张才君忙道:“我张才君再落拓窘迫,还是能请老伯喝个痛快!”边说边拿了个新杯,斟了满满一杯递给那老者,道:“老伯请饮!”

那老者接过后,毫不客气一饮而尽,并咂咂嘴道:“酒味虽浓,但不是上等好酒!”张才君听后苦笑一下道:“酒亦分优劣,难怪人也有贵贱之分呀!”老者听后眼珠一转,微笑道:“小伙,何以愁容满面、感慨万千呀?”

张才君抑郁难遣,于是将自己与杜春娘相爱,却因门不当户不对,在她家父母阻挠之下畏首畏尾、裹足不前,最后含恨断情之事细细讲与老者听。老者听罢,知道他是为情所困,借酒浇愁,抿嘴笑道:“兄弟一表人才,何以作茧自缚、耿耿于怀呢?天涯处处有芳草,你怎能一叶障目呀?缘分浅薄之时,你强留不住,若是真爱降临,你想推却也推却不掉呀!”

张才君苦笑一下,暗想:“你说得倒挺轻巧!人海茫茫,要遇到一自己真心喜欢的人,谈何容易?”他苦闷之间,连连几杯清酒入肚。那老者若无其事,毫不客气地杯起酒干。待他有三分醉意之时,便起身说声“谢谢小兄弟款待”,边说边跌跌撞撞朝门外走去。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一绿色物事从老者衣襟中落出,掉到地上。

张才君见老者头重脚轻、摇摇晃晃之态,忙过去帮他捡那物事,待他拾起一瞧,呆得两眼发直,那东西晶莹剔透、光彩熠熠,赫然便是一颗宝石。

他惊讶之间,将那宝石递还老者,道:“老伯,这宝石价值不菲,看来你并非贫寒之人……”老者接过宝石,打了个嗝,半笑道:“非也,除此宝石之外,我身无分文,宝石乃是我一位恩公所赠,为记其恩义,我宁愿挨饿受冻,也不会将它变卖,你明白么?”他说完,踉踉跄跄走出客栈。

这天夜里,张才君心念杜春娘,辗转反侧,难以入睡,只好披上外衣,驻足窗前,对月苦思。这时,听到“咚咚”的敲门声响起,他开门一瞧,见来者是一年轻小伙,听得他慌慌张张道:“公子,我家隔壁一位年迈老爷突发重病,他叫我来传话,想请你去看一下!”张才君忙问:“那老爷叫什么名字?”小伙道:“他是我们乡的穷秀才柯来义,他说你请他喝过酒,你认识他的,他想见你一见,好像有话要跟你说,你随我走一趟吧……”

张才君赫然想起白天客栈那老者,心想他穷困窘迫,无人

亲近,他病重之际,想到的便是曾经请他喝过酒的自己,念及于此,他心中实在不是滋味儿,他匆匆打点一下,便随那年轻小伙出门。

直至一豪门大宅,那青年小伙收住脚步,对张才君道:“这就是柯老爷住所,公子请进!”张才君知柯来义清贫拮据,断不会住此般豪华居所,正纳闷间,却听到一声苍老而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张兄弟,怎么一场来到,也不到寒舍一坐?”

乍一看,不是那老者是谁?只见他精神矍铄,哪像是病重之状?张才君如坠云烟,问道:“柯老伯,你不是病得很厉害么?怎么……?”柯来义爽朗一笑:“老夫没事,唐突之处,请张兄弟见谅,来,我们屋内说话。”

到得里面,但见屋内陈设豪奢,富丽堂皇,张才君惊得瞠目结舌。这时,柯来义命人从内堂抬出一木箱子,打开一看,见得银光耀眼,原来是满满当当的一箱子白银。柯来义笑着对张才君道:“张兄弟,你我确实有缘,今日在客栈之上,你不嫌弃我衣着寒酸,请我喝酒,况闻知我病重之讯,又匆忙赶来,足见你心肠善良,胸襟广博,老夫最为赏识你这种厚道之人,今日赠你少许白银,权当是你我相识之礼,望你不要见外!”

张才君听罢,忙不迭道:“万万不可,柯前辈肯陪我饮酒,又肯听我倾诉心事,我感激都来不及啦!无功不受禄,我绝对不能接受前辈这份重礼的!”

柯来义听他语气诚挚无比,无丝毫贪财之意,喜道:“好极!君子不为财帛所动!实不相瞒,老夫中年丧妻,膝下有两个女儿,如今正值芳年,尚未婚嫁,实在是老夫的一大心结,今见张兄弟为人磊落忠厚,故老夫想将女儿许配于你,未知张兄弟你意下如何?”

张才君听后一惊,结结巴巴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这时,里边步出两个少女,张才君定睛一看,不禁两眼放彩,只见她们两人容光照人、婀娜多姿,天生就是美人胚子。张才君瞧得出神,忽然被柯来义言语惊醒:“张兄弟,我两个宝贝女儿均是花容月貌、国色天香,你瞧瞧哪个合你心意?若不嫌弃,她们姐妹二人共侍一夫人亦未尝不可!”

张才君一时窘迫万分,连连摆手,语无伦次道:“不成……不成……”柯来义一怔,拍拍张才君肩膀问道:“莫非你嫌弃她们俩?”张才君一急道:“不……不……令媛貌美如花,我怎么会嫌弃她们呢?只不过我心有所属,我只爱杜春娘一人!”

柯来义哈哈笑道:“果然是痴情种子,但须知你与杜春娘缘分浅薄,是不可能走到一块的,你何须对她念念不忘呢?我诚心将女儿嫁与你,你真忍心拂我情面、毁我心愿么?”

张才君一本正经道:“前辈盛情,张某心领!但婚姻之事,不能勉强!我虽知与杜春娘难成结果,但我无时无刻不想念着她,不能自拔,我不愿用这种状况去对别人用情,误人一生,其实我已经想过,今生我宁愿不娶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张才君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声:“张大哥。”声音好生熟悉,张才君一颤,转眼一瞧,身后站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朝思暮想、牵肠挂肚的杜春娘,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将杜春娘搂在怀中,痴痴惘惘道:“春娘,当真是你么?我没做梦吧?”

杜春娘鼻子一酸,眼珠直往下掉:“张大哥,你好狠心,你心里只有一个我,为什么要骗我,离我而去,弄得我失魂落魄?”

张才君腾出右手,狠狠给了自己一记耳光,深深自责道:“是我犯浑!是我自作聪明!我该打!是的,你怎么会来到这里的?”杜春娘一抹泪珠,感慨着说:“是柯老伯带我来的!”

这时,柯来义走过来,意味深长道:“张公子,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逃避得了,正是欲断还乱!你堂堂男儿,应迎难而上、乘风破浪才是。今天若不是我到普救寺参神,看到带发修行的杜姑娘哭得死去活来,还不知你们这对苦命鸳鸯要自我折磨到何时方休呢!”

原来柯来义对神佛虔诚,三天两头便去普救寺上香,见到杜春娘终日以泪洗脸,问得缘由之后,顿生恻隐之心,后打听到张才君忠厚耿直,并非负心薄情、浪荡之人,为说服杜春娘,他心生一计,先让她藏身自己府中,并装病将张才君召来,用两名艳色少女扮作自己的女儿,考验张才君是否感情专一,正是真金不怕红炉火,张才君对杜春娘忠贞如一,他人千般考验,他亦不为所动!

张才君明白事情来由后惊异万分,望着杜春娘,又爱又怜道:“你干嘛要那么傻,遁入空门,绝情绝欲呢?”杜春娘嗫嚅着说:“你置我不理,忍心负情,我生无可恋,除入空门,还有何途?”

这时,柯来义一旁说:“你们两人两情相悦,虽有阻难,但终是有缘之人!”说到这里,他从怀中摸出一块绿色物事,递给张才君,道:“老夫无甚珍物,这颗绿宝石就送与你们,做个定情信物吧!”

张才君知道那绿宝石是柯来义的恩人赠物,自己万不可受,故推搪道:“绿宝石是前辈恩人赠物,对你来说意义重大,我们是不会收的!”柯来义笑着说:“是呀,这绿宝石确实对我意义重大。我且问你,你父亲是否叫张德明?”

张才君被提及亡父,好一阵伤痛后说:“柯前辈认识先父?”柯来义叹口气道:“何止认识?他正是老夫的大恩人,这颗绿宝石就是他送给我的。”张才君听后又是一惊:“前辈此话当真?”

柯来义点点头说:“想当年我落魄到极点,你父亲慈悲为怀,送我这颗绿宝石,我将它兑成现钱,南下经商,几十年摸爬滚打,好歹有了今日的风光。我记念你父亲的恩德,故四下探寻,终于买回了当初典当出去的那颗绿宝石,并随身携带着!不料此间衣锦还乡,张大哥已不在人世!岁月变迁,令人无奈呀!”说到这里,他声音变得嘶哑:“这绿宝石张兄弟拿着,算是物归原主吧!此外老夫有个想法,张兄弟才华了得、光彩难掩,只因奔于生计,碌碌未有所成!今后可发愤攻书,考取一官半职,便可风风光光迎娶姑娘过门,终身厮守啦!至于你家中事务,尽可放下心来,我会派人悉心打点照料,权当是报答你父亲的恩德吧!”

张才君、杜春娘听罢,喜得热泪盈眶,双双挽手跪倒在地,齐声道:“前辈在上,受后生一拜!”

经典传奇宝石村

以上就是「宝石有缘经典传奇」经典传奇宝石村的全部内容,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其他看法呢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,一起交流。

网站地图